四川省巴中市种粕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www.yzsed.cn

如今再度想起这件往事

如今再度想起这件往事

2020-05-23 17:41

刚毕业一年的四川师范大学女生于萍萍(化名),在2012年某一天坐黑车被甩到荒郊野岭,并榨干了身上所有的钱。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地铁二号线成都行政学院站出站口,这里是大面片区居民和四川师范大学成龙校区学生进出城的重要枢纽站。

“黑车”司机除没有受过从业资格培训外,缺乏安全服务意识,甚至漠视交通法规,安全意识淡薄。为躲避检查,闯红灯、逆向行驶等危险行为屡见不鲜,极易引发重大交通安全事故。

2006年,李晓红刚上高一,12月下旬一天晚上10点钟左右,下晚自习后,她和其他5位同学一起坐上了一辆面包车,由于几人回家顺路,就经常晚上一起拼车回家,没想到这一夜就出事了。上车之后,李晓红坐在面包车中间一排,不过一会儿就睡着了。当她再次醒来时,车祸已经发生了。李晓红说:“我看到右边的车门不见了,回头一看,一个女生满脸是血,顿时就觉得很害怕。”

下午5点,地铁站人来人往。在出站口,近10名中年男女大声吆喝,“龙泉,还差一个”“川师,10元,走不走”。出站口外,还停了不少摩托车和电三轮,他们会以更低的价格吸引乘客。在出站口,记者搭讪20名独身女性,其中18人拒绝了记者提出的打黑车邀请。26岁的尹小姐,是第一个表示愿乘黑车回家的。按照行情,她只需支付10元,就可以拼车回到家中。另一名年轻女孩在记者搭讪后,也同意以10元的价格拼车前往龙泉城区。

正规营运车辆的司机都经过主管部门考核并登记在册。“黑车”司机身份复杂,素质参差不齐,存在恶意加价行为,进而导致伤害。遇女性、弱者易生劫财劫色念头。执法部门历年来查获的“黑车”司机中,患有精神疾病、传染性疾病的占相当比例。

非法营运车辆,俗称“黑车”,指没有取得交通运输部门相关许可,没有营运资格,擅自从事道路交通运输经营活动的车辆。

没过多久,司机不停问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多少岁,要去哪里,杨夏雨不愿透露自己的信息,就随口胡诌了几个假信息。后来,司机突然冒一句:“美女,你有没有男朋友啊?”这让她高度紧张起来。但更令她意外和难堪的是,接下来一路上,这位司机一直对她说些难以入耳的猥琐话语,等红绿灯时还频频扭过头看她。这让杨夏雨感到非常害怕。好在,司机并没有做出过激行为,还是按时把她送到了火车站。但这次惊吓,依然让杨夏雨留下心理阴影:“我以后再也不敢坐黑车了。”

李晓红(化名)是西南民族大学学生,2006年在山西太原坐黑车的经历,让她至今心有余悸。

去年3月返校时,为了赶火车,杨夏雨坐上了一辆黑车。她说,当时大概晚上10点钟,从表姐家出发,本来打算到楼下打的,下来后看到门口刚好停了一辆面包车,司机向她招揽生意。杨夏雨想,时间要紧,干脆就坐这个吧。坐上“黑车”后,杨夏雨注意到,司机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他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看我,看起来就有点不太正经”,杨夏雨心里感到很别扭,挪到了司机背后坐着。

对于为何不愿坐黑车,一位张同学说,除了担心遇到有不良企图的司机外,也担心路途中的行驶安全。

于萍萍说,当时男朋友在湖南张家界,她坐车去张家界找男友,傍晚6点过,她出了车站后就坐上了一辆“黑车”,“黑车”司机要求先给钱,于萍萍给了车钱后就没有跟司机有太多交谈,但是没过多久,到了一个很偏僻的荒郊时,司机就喊她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于萍萍看了看四周,是一片玉米地,明显是农村的样子,周围也没有人,她不敢反抗,就把身上带的几百块钱全部给了司机,司机拿了钱后就把于萍萍强行推下车,开车扬长而去。于萍萍回忆,当时已是晚上7点过,自己被一个陌生人甩到一个陌生地方,身上还没钱,“真的体会了什么叫欲哭无泪”。随后,她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后,发现有户农家,就跟农家说了自己的遭遇,当晚在这户农家歇息,第二天跟男友取得联系后才得以回去。如今再度想起这件往事,于萍萍又后怕又庆幸:“幸好那个司机只是抢钱,并没有造成其他伤害。”

为最大限度降低“黑车”上路成本,“黑车”司机常私下购买未经合格检验的二手车,甚至报废车,这些车辆存在很大的交通安全隐患。正规营运车辆定期进行检测保养,出车前都会进行车辆性能检查。

交警赶到现场,鉴定司机酒后驾驶,逆行撞上一辆停在路口的重型货车,面包车并非司机所有,而是其亲戚的,主要责任在面包车司机。车上包括司机在内,7人全部受伤。李晓红的右腿骨折,先后做了两次手术,每次手术休养两个月,右边大腿留下了20厘米的疤痕,休学一年。李晓红说,被撞得最严重的女生现在走路都有点跛。她说,那次坐黑车的经历,不仅让自己的大腿留下了难看的疤痕,还让她的心灵遭到重大打击,现在,她再也不坐黑车,甚至都不愿坐副驾位置。

“黑车”没有固定的组织机构,没有购买营运车辆意外险,不会为乘客承担意外伤害保障。一旦发生问题,多数人会选择现场逃逸,想方设法逃脱责任追究。乘客往往找不到事主,投诉无门,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西南民族大学研一学生杨夏雨(化名)去年开学前,在湖南怀化坐黑车时,也曾虚惊一场。

对于为何愿搭黑车,尹女士表示,她在市区上班,公交车只能到她住的小区周边,下车后还要走至少十分钟,而且上下班高峰时,公交车非常拥挤。而从地铁站打车回家,至少要20元到30元。选择搭黑车,她图的是方便,“可以送到小区门口”,而且只要10元钱,也不算贵。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